Morwen

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,嫌这样不够委婉

Displaced Love(10)

奔涌的河水终会有分支的一刻,分成两股的水流随着时间渐行渐远,或是平行或是背道而驰,无法预见时间尽头的结果。命运的齿轮就此转动。

南方的夏末,一旦下起了雨,就和入了深秋似的,格外阴冷。叶修一行人从live house出来,找了个僻静的路边摊撸串。演出结束一贯的保留节目。

“实在是太赞啦,我都想下去和他们一起玩,场子太热了,一开始还以为就那样冷冷清清的没救了,老大一开口,秒杀全场啊!!!”

“包子,你淡定点,嗨起来有几段都搞错了,即兴也要提醒示意我们一下,懂行的一听就听出来了,不对劲啊。”

“哈哈,怎么样,我的黄金右手,还不错吧。”

”不错,比我还是差点……”

“方锐前辈,真的,很厉害。”

“一帆,今天发挥的很稳定,那段solo确实出乎意料的精彩。”

“哇塞,今天真的是超级棒啊,你都不知道,当时那些人说的话让人多生气,什么BM过时了啊,什么土摇啊,啧啧啧,也不知道这些人里面有几个人真的懂摇滚,真是生气,BM多经典啊,你们说是不是,是不是。哎,对,我跟你们说,前排玩pogo的人都疯了,王杰希愣是站在那,一本正经的,搞的我都不好意思过去跳水……唔……&*¥%%……%……*”

叶修隔着桌子将手里没吃完的半串碳烤五花肉塞到黄少天嘴里,揉揉他金色的头发,“行了,少天,你……”

“啊啊啊啊,叶修你大爷,你一手的油往我脑袋上蹭……”黄少天边躲闪叶修伸过来的手边炸毛。

“哈哈哈哈,太不仗义了啊,猫在这撸串儿,怎么没想着叫上我啊!”来人叼着跟烟,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,灰黑相间的短发,留着些小胡茬,鼻子右侧宝石蓝的鼻钉很有个性,牙齿咬出着烟,咧开嘴笑着。

“老魏!”

“魏老大!”

叶修和黄少天同时惊呼。

“怎么着,这些年寂寞了,又重新混live了?要不来我们BM,给你个吉他手的位置?”

“那还要你干嘛。”魏琛露出诡异的表情。

“我是主唱啊,我这么牛逼的主唱,便宜你了好吗,多少人哭着喊着要做我吉他手,比如说方锐大大。”

“去你的,别玩我了大神,老夫就是卖你个面子过来看看。可以啊你们,今儿晚上,还挺high。俩年轻新人小伙儿也都不错,都哪挖来的。走狗屎运了你。”魏琛说着话,随意的捡了个位置坐下。

“黄少天,你现在怎么跟叶修他们混一块了。”

“老大和黄少天他们俩现在住在一起呀,嘿嘿,黄少天可是我们乐队的吉祥物,我们训练演出都带着他的。”

“我靠,你才是吉祥物,我这只是出于对地下乐队新鲜血液的支持好吗,你说你们演出万一连一个观众都没有岂不是很丢脸,啊是不是,是不是。”

“噗……咳咳,你跟老叶……同居啦?什么孽缘,那……那那谁……"魏琛听了包子的解释,无比惊讶,一口啤才入口,差点噎着。

”啊,什么呀,合租室友,室友,分摊房租和水电的室友,魏老大你这个说法很容易让人误会的,我和老叶是纯洁的革命友谊。“

”老叶你怎么这么想不开,跟他做室友,我好像闻到了浓浓的阴谋的味道。"

叶修抬头望天,“呵呵,如果我能重新选择的话……”

“小子,你没签个唱片公司。”魏琛问黄少天。

“前段时间面了蓝雨,情况不怎么好的感觉……”黄少天双手撑着腮,不太高兴的回答。

“蓝雨?呵呵,以你的才华,去蓝雨可没什么问题,要是真的连你都拒,那蓝雨怕是迟早要毁在这帮人手里了。”

黄少天笑的很开心,戳着碗里的烤鸡翅不知道在想什么。叶修和魏琛开始了无节操的商业互吹,方锐和包容兴偶尔插两句嘴,乔一帆埋头吃东西,竖着耳朵听前辈们讲话。

期间一直没开口的王杰希突然用胳膊肘戳了戳身边的黄少天,用恰好两人能听见的音量说:“前几天弄到两张下周冥府之路的票,位置不错,拉叶修一块去吧。”

“啊,为什么不直接给叶修,对了,他说不想去来着,你可以问问方锐包子一帆他们是不是有兴趣……”

“……抱歉……算是,利用了你, 叶修和韩文清……有些渊源,总之,能带他去么。”王杰希顿了顿,神情有些尴尬,他并不知道叶修已经向黄少天表示过不想去,本以为黄少天不会拒绝。

黄少天盯着碗里被筷子戳散的烤鸡翅,一阵出神“……他们,也有什么故事吗?”

“抱歉……这个,或许可以等叶修亲自告诉你。”

“好。”黄少天答应的干脆,叶修从未聊起过自己的过去,或许,和韩文清见了面,他会愿意说出来。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,为什么会对叶修的过去那么在意,或许只是因为好奇,好奇心谁都会有,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吧,又大概……只是觉得,如果叶修去见韩文清需要些勇气或者是其他的什么,自己,可以站在他身旁。

黄少天收了王杰希从桌子下递过来的门票,揣进兜里。

王杰希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“不要告诉叶修是我给你的。”

“王大眼儿,你拉着我们家少天说什么呢,鬼鬼祟祟的,怎么着,听了老魏两句话,看上了,想拐回你们微草啊!”叶修喝了点啤酒,脸上有些微醺的红,眯着眼懒洋洋的看着王杰希。

“只可惜,没成功。人一心想去蓝雨。”王杰希笑着说。

叶修的笑容稍滞了滞,以不可察觉的速度掩饰掉了不自然的神情,抿了一小口手里的啤酒。

“喂老叶,你少喝点,一会没人背你回去,明明酒量那么浅,还非要喝,你能有点自知之明吗。”黄少天皱着眉向叶修喊。

“老大老大,我可以背你回去,我力气很大的。”包容兴挽起袖子亮了亮肱二头肌。

和大家热热闹闹的围在一起的时候,总会有这种日子会永远持续下去的错觉,似乎一切都会像这个夏天,温暖又热闹,最简单的感情和最简单的相处,毫无负担。

“叶修,我弄到两张冥府之路的票,下周六晚上,一起去吧,不去浪费了。”黄少天晃了晃手里皱巴巴的两张门票。

叶修坐在地上弹吉他,听完黄少天的话突然停住,按住琴弦,不咸不淡的开口看不出什么表情,“不去。”

“为什么,反正你周六没什么事,也不用驻唱,门票又不要钱,就当消遣了,去呗。”

“哪有那么多为什么。”叶修抚摸着琴弦,垂着眼睛回答。

黄少天一步跨到叶修面前,蹲下,两手抓住叶修肩膀摇晃“你就不想知道黑金界最有影响力的乐队,现在变的多牛逼么。光是想想都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,你不觉得吗。”

“呵呵,并不想。”叶修推开黄少天的手,“你就没有其他朋友吗,随便叫一个一起去不就得了。”

黄少天低下头,“我想跟你去…”仿佛头上毛茸茸的耳朵耷拉了下来,没精打采的垂在头上,一副失望委屈的样子。

叶修叹了口气,抬起黄少天的下巴,两人离的很近,呼吸都交织在了一起,黄少天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,脸颊飘上红晕,眼神有些躲闪。

“你脸红什么。”叶修觉得好笑,“一起去吧,不过得结束前走。”

黄少天还在愣神,“啊?啊!好的好的,那就是答应了,老叶你可不能反悔啊,我们说好的。反悔的话你这辈子吃泡面没调料包。”

叶修抽了抽嘴角,黄少天飞快的伸出小指头勾住叶修的小指,又将彼此的大拇指按在一起,看着叶修近在眼前的脸,细碎的刘海遮住额头,以一种关爱智障儿童的温柔眼神看着自己,嘴唇上扬,笑容里总是透着些讽刺意味,手还未松开,暧昧的气氛在彼此呼吸间流转,黄少天萌生了一种想吻下去的冲动。

“发什么呆,还想干嘛…”

黄少天触电一样松开手,甩了甩头,“没,没什么…拉勾了就不能反悔了啊…”

天气转冷,窗外的风打着卷吹落几片叶子,泛白的阳光已经彻底没了之前的霸道,夏天,彻底结束了。

“如果,那时没有去冥府之路的演唱会,如果没有遇到韩文清。那么,我们之间,会不会和现在一样,还将拥有很多个,属于我们的温暖夏天。”



第11章被锁起来了,也不知道什么毛病,想看戳链接吧

<a target="_blank" rel="nofollow" href="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4818406" >我是displaced love(11)的链接</a>

评论(8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