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wen

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,嫌这样不够委婉

Displaced Love(9)

荷尔蒙伪装起的青春如同大麻,让人兴奋的无法自拔。属于他们的盛宴里终会有谁,他的过去和故事里,有多少人来,又有多少人去。而他又会在什么时候退场。

“下一个乐队谁啊,没听过啊。”

“谁知道,Black Menthol,呵,不是烟的名字吗,估计就是队来混事儿的。”

“没意思没意思,哥儿几个,出去抽根烟吹吹风吧,下一个乐队没啥好听的。”

“哎,Black Menthol,是很久以前那个Black Menthol么…”

“那个叶神啊,土不土啊你,八年前的乐队,解散多少年了,早就过时啦,有什么好听的。”

“啊啊啊啊,什么时候能到守夜者啊,就是来看他们的啊,中间隔着个Black Menthol到底什么鬼。”

“别抱怨了,牛逼的乐队当然是留在后面,都是套路啊,吧台买酒去。”

大家陆陆续续的往外走,剩下的人寥寥无几,三两个凑在一起,分散在后方和角落里聊着天,

黄少天站在最前排,听着周围的人对Black Menthol的评论,看着大家一波波往外走,气的咬牙,“妈的…”

王杰希从外面进来,正好听见黄少天骂了句娘,“live house的观众口味很刁,等着吧,等叶修一开口,他们就知道了,”

Black Menthol的四个人上了台,叶修扫视台下,看着黄少天和王杰希笑了笑。

台下不知道谁吹了声口哨喝了句倒彩,叶修看着那人只是轻描淡写的笑笑

“我的妈,视觉系的,好帅啊,快快叫她们回来,看帅哥了…”还没离开的几个女生已经尖叫起来。

台上的叶修依旧是白色t恤,外面套件中长黑色皮质连帽外套,下摆呈不规则的撕裂状,半边袖子和半边帽子印着豹纹,试了试立麦,拿起胸前的十字架吊坠在唇边轻吻了一下,轻声的说了一句“我回来了”。

方锐穿着黑色连体裤,上身扣子解开,敞开着露出结实的胸膛,略微有些浮夸的嵌着金属铆钉和骷髅的宽腰带松松垮垮的搭在腰间,举起戴着半指黑色手套的右手向台下的妹子们招了招手。台下瞬间又是一片尖叫声。

乔一帆依旧是混乱之子的无袖夹克,白色的t恤领口撕裂,缝着金属圆环,套了根黄底黑字织带,一直坠到小腿位置,卫裤扎进鞋带松垮的棕色马丁靴里,印着骷髅下颚的方巾对折成三角形系在脖子上,有点不好意思的伸手拉起方巾罩住嘴巴,扫了一下弦,向叶修点点头。

叶修转头示意包容兴,包容兴敲击两下鼓锤金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,随着脑袋甩动,黑色无袖牛仔外套敞开着,袖口磨旧,有些撕裂的感觉。包容兴身材极好,线条硬朗的八块腹肌,线条匀称的右臂上绕着两道嵌着尖锐铆钉的臂环,和手腕上缠绕的一长串星月菩提珠有些不相称,挥舞着鼓槌,以一段有力的solo开场。

陆续进来的姑娘们炸裂了,“woc,贝斯手好年轻,太可爱了…天呐,血槽…。”

“吉他太会撩了好吗,他叫什么名字叫什么名字,天呐,他在朝我招手…”妹子冒着星星眼。

“主唱是叶神!!!在他脸上完全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啊,好激动。”妹子泪流满面。

包容兴一段solo结束,叶修一脚踏着节拍,双手握着立麦,低沉的烟嗓经过麦克风放大,性感的嗓音掀起一阵惊叫,乐声和着尖叫,传到live house门外,抽烟的人们安静下来,侧着耳朵。

“好像,不错啊…”

“喂,什么情况,里面在喊什么。”

“走走走,进去看看。”

涌入室内的人越来越多,快节奏的音乐调动着年轻的荷尔蒙,躁动的人群里,不知道是谁无法控制的跳了起来,前排的人群开始跳动,行着金属礼,相互撞击;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跳起来;再然后是后排和边缘的人;最后整场live像是沸腾的开水,前面的人像磕了药一样疯狂,大喊着乐队的名字。

唱到末尾,乐声未停,叶修指像方锐,“Black Menthol 吉他手—方锐!”方锐踩在音响上来了一段solo,按弦的手指迅速的舞动着,一瞬间跨了好几个音域,结束后附身和前排的人群击掌。

“贝斯—乔一帆!”叶修挨个介绍

乔一帆的solo,低沉的贝斯在少年指尖极具冲击力,像低哑的嘶吼,流畅的扫弦,末了眼里带着兴奋,高高的垂着头举起了手臂。

“鼓手—包容兴!”

震颤有力的鼓点,像是暴风雨席卷着现场,极具变化的solo将现场再次推向高潮。

人们叫着他们的名字,现场躁动着,叶修脱掉外套,扫动黑色的吉他,和方锐面对面彪琴,配合着闪动的灯光,人群从中间分开,叶修举起纹着黑色曼陀罗和叶子的花臂,兀的落下,分开的人群像是被分开的水流,重新撞击在一起。

候场的下一支乐队等着他们返场结束,主唱抱着臂撇了撇嘴,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人闲扯起来。

“这就是8年前那个,传说中的叶秋?”

“小朋友,叶秋是两个传奇,并不是一个,8年前BM的主唱兼吉他叶修和贝斯苏沐秋,也有人叫他们秋叶。”旁边胡子拉碴的大叔抽着烟开口纠正。

呵,牛逼啊,正好赶上好时候了吧。”声音有些酸。

“那个年代,比不上你们,也许上帝也感觉到摇滚已死,放他出来拯救世界了也说不定。睁大你的眼睛,看清楚现在的这些人,他们会站着巅峰。”

“喂喂,你谁啊…”年轻人斜着眼看着大叔。

“蓝雨知道吗?老夫是它的缔造者。”

“……”几个少年一时语塞,蓝雨…开什么玩笑。

live house里还如火热的夏天躁动,外面却淅沥的下起了冷雨,王杰希先一步出来,倚在墙边抱着臂抽烟,不太清晰的乐声传来,和着落在树叶上噼里啪啦的雨,仰起头,吐出一串烟雾,从兜里摸出手机。

“喂…叶修回来了…做决定吧…下周,他也许会去。”

深吸了一口指间的烟,眯起大小眼,以强硬的语气说:“我会永远的抢走他。”一字一顿,“永远”两个字咬的很重,揣在口袋里的手,揉皱了两张门票,又松开。听筒里传来砰的一声闷响,以血肉之躯撞击墙壁的声音。

率先出来的方锐拍拍王杰希的肩,找他要了只烟点上,“看不出来啊,激将法,心挺脏,这招应该对他有效。哎,你有办法让叶修去?。”

“那要看黄少天有多想去了。”王杰希碾灭了烟,笑的有些苦涩。偏着头看着走出来的叶修一行人。

浓墨重彩的感情围城,里面的人想出来,外面的人想进去,谁都不得善终,现实就是这样残忍,没有丝毫的道理可讲。

评论(4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