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wen

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,嫌这样不够委婉

Displaced Love(8)

夏末都沉浸在热闹的气氛里,身边的人越聚越多,也许所有人联系的开始,都是同一条浩荡河流的源头,密集汹涌又热烈,不知道下一个分支会出现在哪里。而每个人都终将流向不同的分支吗?

“……你是?”叶修靠在门边,打量着面前背着贝斯的小孩。

门外的少年稚气未脱的一张脸,蓝紫色的中长头发只梳起了一边,脖子上挂着长项链,简单的白色T恤有些长,袖子半挽起来,露出手腕上嵌着铆钉的皮革手环,外面套着混乱之子的无袖夹克,骷髅图案黑色打底裤显得腿格外细长。

“混乱之子脑残粉?不良少年?这孩子,未成年吧…哪家啊,招童工不犯法吗?”叶修分神想着。

少年紧抿着唇,突然向叶修弯腰90度鞠了个躬,十分乖巧有礼的自我介绍,“前辈,我……我叫乔一帆,之前在微草,我……我是来面试的。”声音里有些掩饰不住的紧张和胆怯。

叶修左右看了看,掏了掏耳朵,“面试?小朋友,你走错了吧,什么面试。”

黄少天正巧拎着一大包东西从外面回来,“唉,你是那个叫什么来着,啊对,乔一帆吧,你们俩站在这里干嘛,快进去呀。哎对,我买了好多东西,晚上准备烫火锅来着,底料食材什么的都买好了,叫方锐他们一起呗……”

“等等,少天,你们……认识?”

“啊?不认识啊,哦,刚刚王杰希给我打过电话,说微草有个你的小迷弟,听说你缺一个贝司手,就把他推荐过来了,说你可以让他试试,应该就是他——乔一帆……老叶你能不能买个手机啊能不能,能!不!能!要不是我赶回来,你就把人家打发走了,太不省心了。”

叶修选择无视黄少天,看着乔一帆严肃的说:“不过,我说,你没成年吧。”

"前辈,我今年18岁了,家里也很支持我做音乐的,”乔一帆慌忙解释。

“行了,下午跟我们来录音棚吧,王杰希虽然大小眼,但眼神还是不错的,面试什么的就不用了。少天一起来吗,多接受接受艺术的熏陶有利于身心健康。”

黄少天翻了个白眼,“还艺术,老叶你能要点脸不,不要带坏小朋友好吗,好吗,好吗。唉正好晚上叫大家一块过来吃火锅,我买了肥牛、羊肉、鱼丸、土豆、粉丝、青菜、鸭血、鱼豆腐……”

“行行行,别再报菜名了,你一个G市人怎么这么喜欢吃火锅,你们不是喜欢吃F省人么。”

“你才喜欢吃F省人,你全家都喜欢吃F省人,我这叫不挑食,不挑食懂吗,当然,除了秋葵。”

“呵呵,这全家就你喜欢吃F省人。”

乔一帆一路看着两个人吵吵嚷嚷,也不太插的上话,在一旁笑着,心里默默想着“本以为前辈是个很高冷的人,没想到是个很暖很温和的人呢……不过这两人的关系真是好……自己,在新的Black Menthol里还会是个不起眼的小透明吗。”

三个人下楼,走进半地下室的录影棚,方锐坐在地上,掐着手机抬头看见叶修来了,跳起来拍拍屁股兴奋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“叶修,一个新厂牌下的live house发来了邀请,这周五晚上去演出,那个美女老板好像是你脑残粉,啧啧啧,真是没想到,果然还是跟着你这尊大神混有好处。”方锐伸出手机给叶修看。

“得了吧点心大大,你看到没,一眼瞧过去这海报上连我们的名字都不知道缩在哪,这是人家的主场,咱们排第二个,连个热场的都算不上,你哪来的自信。”叶修看了眼方锐的手机随即推开。

“当然了,就凭咱们这张脸……”方锐环过叶修的肩膀自信的挤了挤眼睛。

“你的脸皮和下限会拉低我们的平均水准,嗯,看来我得慎重考虑一下是不是要在Black Menthol留给你一个位置。”

“哎叶修,这孩子是谁啊。”方锐赶紧转移话题。

“哦,跟你们介绍下,我们的贝斯手,乔一帆。”叶修侧过身,把站在身后有些怯怯的乔一帆介绍给大家。

“叶修,你兼职拐带未成年儿童了吗?”

“啊,不是的,前辈,我成年了。”乔一帆连忙冲方锐摆手。

叶修懒得理方锐,“一帆,这是主音吉他方锐,鼓手包容兴。这两天得跟我们磨合一下,嗯……曲子的话,看下总谱就可以了吧。”叶修说着从一边的杂物里翻出几张纸。

“啊……嗯……”乔一帆有点不自信,回答的有些迟疑

“没事,别忘了,你也是专业的贝斯手。”叶修叼着根烟把谱子递到乔一帆手里。

乔一帆怔了怔,随后笑着坚定的点头,拿出贝斯,蹲在地上一行一行看谱子,时而在琴弦上拨几下,片刻后站起身,“可以了。”

“那试着合奏一曲吧。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们的贝斯手了,那么,Black Menthol全员到齐!”叶修懒懒的和众人击掌。

叶修的一句“全员到齐”清晰的传来,清脆的击掌声,四个人兴奋的笑脸。加入了贝斯的低音,整个感觉都有了变化。

黄少天的心脏狂跳不止,用旁观者的视角见证着Black Menthol,叶修的嗓音依旧低沉性感,时间变的悠长,无穷无尽,浩浩荡荡一无所有,只有震荡的乐声。看着叶修身边的人越来越多,每个人都步履不停,每个人都一往无前,会不会终将和自己分道扬镳,焦虑感孤独感袭来,自己,或许还在原地踏步,可是下一步要怎么去走,机会在什么地方。不想只是站在叶修身边,仰望着他耀眼的光芒,这样的空隙,应该怎样填补。

结束了下午的练习,叶修抽着烟,一手揣在口袋里,没精打采的走着。黄少天缓步走在最后,正值晚高峰的街道上,逆着人潮似乎一不小心就会将他们冲散,莫名伤感的金发少年很想牵住他的手。

热气腾腾的火锅翻滚着,五个人热闹的围在一起,叶修被溅出的辣油迷了眼睛,嗷的叫了一声,站在身后拿汽水的黄少天扳起叶修的脸,抽了湿巾缠在一根手指上,微微附身去擦他的眼睛,叶修的睫毛微微颤抖,吐息带着淡淡的烟草和薄荷味,轻轻的喷在黄少天脸上,让他脸颊微微发烫。

晚上的凉风穿过手指,夏天终于要接近尾声了么。

评论(5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