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wen

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,嫌这样不够委婉

【all叶】治愈(8)

7月22日 瑞士时间8:23

“…团队赛对方的意图很明显,三人从东南方向绕行佯攻石不转,队形散开包抄抢攻确实是好机会…一叶知秋追的太急…一枪穿云转火的时候团队配合有脱节…新杰这里迟疑了啊…”叶修和大家复盘对战挪威队团队赛,大家看着视频或多或少有些走神,叶修扫了一眼众人,有些无奈,暂停了视频。

自从早餐的时候在叶修身上闻到淡淡的王杰希的信息素,除了王杰希本人和表情没什么波澜的喻文州,其他人都无法控制的露出震惊的神情。叶修不想解释,也不知道怎么解释,现在看来,不说点什么,怕是不行了。

“行了,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,之前的药,对我的身体多少有些影响,不过药效过去了,各位大大,差不多也该收收你们的心思了吧,我们是来拿冠军的,各位都是职业选手,应该也有些分寸…至于我自己的问题,我会自己想办法。”叶修犹豫了一会开口,一脸严肃的看着大家,视线扫过对上喻文州深不见底的蓝色眸子时,叶修有些慌张,不过很快被掩藏起来。

叶修叹了口气,“下一场,丹麦为了保住出线席位,一定会背水一战,这一场会是关键,擂台赛我首发,接着猥琐方,孙翔,肖时钦,王大眼儿守擂…丹麦队的选手大家应该也都研究过…”

复盘比赛和战术分析进行的还算顺利,大家轻重缓急还是分的清的,会议结束,也都打起了精神,准备配合训练。喻文州还坐在会议室将最后一条战术要点整理在电脑上。

叶修看了看喻文州,有些分神,犹豫着要不要离开。喻文州合上电脑,“前辈,还有些问题想要请教。”

“啊,哦…”叶修晃动转椅,朝着喻文州的方向。喻文州走近叶修,俯下身两手撑着叶修转椅的扶手,居高临下看着他,叶修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仰头直视着喻文州,喻文州保持着一贯温和的笑,眼神却有些锐利。叶修知道有些事是逃避不了的,“文州,你再靠近点我可就嵌进凳子里了。”叶修笑着说,喻文州死死抓着扶手,指尖有些发白。

前一晚,喻文州应付完记者的问题,发现叶修不在,经过上次的事,觉得还是找到叶修,一起回去比较稳妥。鬼使神差的从选手通道上到二楼往里走,平常这个时候不会有人过来,喻文州听到些声音,一直往里走到尽头的洗手间,喻文州整张脸都失了血色,把手放在洗手间的门把上又收了回来,怔怔的站着,盯着门出神,王杰希和叶修最后的两段对话飘进耳朵里,喻文州有些麻木的抬了抬头。

走廊里的感应灯早已熄灭,黑暗笼罩着喻文州,困惑、难过纠缠着他,大脑飞快的旋转着,他很聪明,但怎么想都无法思索出叶修的心思。或许里面的人,不是他们呢,喻文州有些歇斯底里的想。

王杰希横抱着叶修出来,正好碰上门外的喻文州,声音开启了走廊里的感应灯,喻文州的表情有些迷茫,“啊,是叶修,可是,为什么…”

叶修看着喻文州张了张口,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王杰希向喻文州点点头便径直抱着叶修离开,走廊里的感应灯一个个熄灭,再次把喻文州隐在黑暗里,像是舞台上的配角,谢幕的时候站在角落的阴影处。


叶修似乎能听到身后有什么片片碎裂的声音,和在黑暗中散了一地的失落,他不知道该怎么帮他拾起来,怎么帮他拼凑,他知道,必须解释,但是又要怎么解释,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他心里的矛盾,一边怀着愧疚感和罪恶感,却一边渴求着,兴奋着,想在无边的黑暗里就此沉沦。

喻文州看着转椅里的叶修“前辈,昨晚,我…都听到了…”

长久的沉默,让叶修有些透不过气,气氛沉闷极了,叶修想说点什么,却不知道该怎么去收拾喻文州破碎的心情。

“为什么肯接受王杰希呢?”喻文州单刀直入

叶修看了看喻文州然后别过脸,皱着眉,缓了口气,表情严肃的开口:“我不知道,可能……出了些问题,抑制剂的作用极其有限……没有办法拒绝,或者说,我无法绕开自己的欲望,甚至…会觉得舒服。”叶修扶额声音越来越小,后面的几个字几乎听不清,“我知道我很矛盾…”叶修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,“之前的事,我的错,可能话说的过了,我道歉,最近确实不太能控制情绪。”

喻文州定定的看着叶修许久,叹了口气,拉过椅子坐下来,“前辈对大家说身体已经没事了,是说谎吧。”

喻文州说的直白,叶修沉默,嘴角下弯,皱着眉,喝了口水来掩饰自己的不知所措。

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,叶修处理起这样的事,有些笨拙。“还是说前辈,找到解决办法了?王杰希?”

“没有…”

“如果实在忍受不了,前辈或许可以选择,去享受这一切。”

“叶修沉默良久缓缓开口“文州,我……还是不能…”一边说着一边拨了拨略有些长的刘海,露出光洁的额头。

喻文州不等叶修回答,倾身向前吻上叶修的唇,叶修惊讶的去推喻文州,喻文州抓住叶修的手,舌头滑入喻文州的口腔找到叶修的舌头细细舔弄舌尖。

“被前辈伤了感情,讨一点点奖励总不过分吧。”喻文州笑的温柔,他知道叶修一时半会还无法直面自己的变化,逼他,效果反而不好。

喻文州吻过叶修,起身抱了电脑“那,前辈,我先去训练室了。”随后飞快的离开了会议室,不给叶修发作的机会。叶修到底是心软,也不想看到喻文州因为自己受苦,看着喻文州高兴的像个孩子,竟有些想笑。

昨晚的事说开了,叶修如释重负的长长舒了口气,懒懒的坐在会议室的转椅里,索性也不去训练室了,仰头靠在椅子里,用手臂遮住眼睛。自己现在像个间歇性发情的定时炸弹,毫无规律可言,不能再去影响他们,下次或许只能自己抗了,等到药的作用过去,一切就恢复正常了。现在情况还比较稳定,和王杰希那次,撑过第三轮比赛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,接下来的比赛很关键,不能再因为这些非客观的原因来影响比赛,叶修伸出手看着手心的掌纹,然后握紧了拳头。

这两天过得格外平静,叶修多数时间在会议室的电脑上自己做训练,偶尔会去训练室溜两圈,叶修在的时候众A格外小心,掩藏好信息素免得对他造成影响,看来喻文州和大家解释过叶修的情况。

看大家的状态不错叶修也安心不少,平常一样和大家一起插科打诨,只是苏沐橙看自己的时候总是一脸姨妈笑,笑得叶修心里有些发毛。

中午叶修照常去训练室找大家吃午饭,孙翔正好出来和叶修撞了个满怀,叶修闷哼一声吃疼的捂着鼻子蹲在地上,”孙翔你吃什么长大的,怎么这么壮实……“

孙翔红着脸,手忙脚乱的去扶叶修,“是你自己走路没声儿。”拉着叶修的胳膊把他拉起来,动作有点急,叶修扭着身子站起来,绊到孙翔的脚,身形不稳一个趔趄跌进孙翔怀里。孙翔身材挺拔,肌肉匀称,又是个年轻帅气的alpha,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,青柠带着点淡海盐,有些霸道的清新和着点暖暖的咸味扑面而来,夏天两人穿的都不多,贴着孙翔,甚至能到他心脏有力的跳动,叶修感觉体温有点升高,孙翔的信息素就想一粒火星,而那一点点火星却有将他点燃的趋势。

”啊啊啊!叶修,你你,别仗着自己是omega就能随便吃别人豆腐,我,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……“孙翔脸红的彻底,慌张的大叫着。

叶修推开孙翔,揉揉鼻子“放心吧孙翔同学,我对你也没兴趣,你今天,没喝六个核桃吧。”

方锐从训练室跳出来,捧住叶修的脸,“撞哪了快让我看看,撞坏了可就不好看了,老叶你脸怎么这么烫。”伸手准备去摸摸叶修的额头。

叶修推开方锐,“行了方锐大大,赶紧吃你的饭去吧,沐橙,我先回去睡个午觉,呆会随意帮我带点吃的回来。”

叶修不动声色的掩藏着自己的变化,和苏沐橙说完,就离开了。

回到自己的房间,叶修靠在门上长舒一口气,铃兰和薄荷味的信息素瞬间扩散开来,额头渗出薄汗,叶修从床边柜子抽屉里翻出两只抑制剂,推进肌肉,跪在床前喘息,空针管滚在地上,温度还在升高。


叶修打开空调,温度调到最低,身体里有一股邪火直窜上来,空气中的信息素味道越来越浓,叶修没想到,这次会来的这么快,这么凶猛。翻了个身,又取出两只抑制剂,推进肌肉,抽出根烟,颤抖着点燃,想让自己冷静一下,空虚感袭来,分身挺立起来,空调的温度很低,冷飕飕的风吹在身上,根本无法缓解身体里的燥热,情欲摧残着他的理智。


叶修咬了咬牙,狠心的把烟头往胳膊上戳,滚烫燃烧的烟草接触到皮肤,瞬间在胳膊上留下一个烙印。叶修疼的咬牙,试图用疼痛来缓解情欲的折磨,无法再向人求助,只能把自己关起来,欲念像是海啸,一波比一波凶猛的拍打着他,没有倾泻的出口,情欲和疼痛仿佛把空间无限的放大,叶修像在一方小小的孤岛上,周围涨潮的海水渐渐漫上来,不知什么时候会将他吞没。

评论(16)

热度(20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