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wen

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,嫌这样不够委婉

Displaced Love(7)

飘扬的歌声如同咒语,在暗夜里一遍一遍回响,阵阵的轰鸣,像心脏有力的跳动,彰显着生命力,感情渐渐满溢,无处安放的情绪,又终将流窜到哪里。

“今晚的观众,只有你一个,那么,开始吧。”叶修修长的手指划过黄少天的鬓角,那晚,逃避黄少天的问题而随意哼唱的那首歌,加入了和弦吉他和鼓点,变的更加丰满,更有张力,在不大的录影棚里,震颤的乐声几乎让人窒息,薄荷味和烟草味充斥在空气里,那时候的他打从心底里坚信,Black Menthol将站在巅峰,终会迎来一个属于他们的时代。

黑衣的主唱抱着立麦摇晃,挥霍着汗水和热情,脱掉被汗水浸湿的上衣,手指拨动挂在身前的吉他,嘴角叼着烟,一段即兴的solo还是惊艳了众人,昏黄的光线,破旧的木地板,丝毫没有影响属于他们的盛宴,像沉默许久的爆发,在哄哄的声响冲击下,兴奋的想让时间永远停驻,停在这一晚属于一个人的演出里。

四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,叶修挪了挪把自己的脑袋放在黄少天肚子上,勾了勾脖子上的颈环,叼起一支烟。

“你大爷,老叶,录音棚里禁止吸烟,你能为我们这些吹二手烟的想想吗,啊,能吗。”黄少天抬起手指着屋子里的禁烟标志向叶修抗议。

“叶修向方锐的方向举了举烟盒,“来一根吗,点心大大…”方锐凑过来衔了烟,一手撑在叶修脑袋旁边,对着叶修叼着的那根点燃,叶修笑了笑,又朝包子晃了晃烟盒“你呢包子,来一根?”

“必须的,老大给的必须抽啊。”说着也抽了一根,只是叼着,没有点燃。

“唉,这才对吗,与不公正的社会现实作斗争,这才是硬摇滚!”

黄少天眼睛要翻到天上:“你才是不公正的社会现象…”说着用胳膊去箍叶修的脖子。

“咳咳咳…少天你想杀了我么,我跟你说,没100万我起不来的…”

“老叶,你还要脸吗?要吗,碰瓷也要有点技术含量吧…我看你肯定不知道技术含量几个字怎么写,要不我教教你吧,至少让你知道怎么做人…”

“哈哈哈,黄少天你什么星座的。”包子插嘴

“…狮子座…你问这些干嘛,你是小孩子吗还信星座那一套…“黄少天一开口根本刹不住车。

叶修一脸无奈“包子,你不是想唱歌吗,唱吧…”

“哈哈,狮子座,七月份的尾巴,你是狮子座~八月份的前奏,你是狮子座~”

包子脱线的歌声混杂着黄少天的碎碎念,方锐忍不住咒骂了一声。

“要死一起死…”叶修无所谓的撇撇嘴。

“叶修,下月冥府之路的巡演就到s市了,你知道吗?”方锐凑过来问叶修

“冥府之路!最有影响力的黑金乐队啊,主唱韩文清超级牛逼,黑嗓简直要人命,哎,我们去看吧…去吧老叶…”黄少天闻声凑过来。

“呵呵…不去…”叶修摸了摸身边的黑色木质吉他安静的质地,像是触摸一段回忆,平静如水的沉在心底的一段回忆,触到琴弦,声音在共鸣箱内混合放大,像滴入深潭的水滴,荡起阵阵的涟漪,将沉静的记忆惊醒。

方锐看了看叶修若有所思的表情,涎着脸凑到叶修身边“今晚让我睡你那吧,我还没有地方住…”作出可怜兮兮的表情,“真的,你看我真诚的眼睛。”

叶修转动眼珠盯着方锐看了一会,懒懒的开口“那你跟黄少天睡…”

“不要啊。”方锐欲哭,像模像样的摸了把脸上并不存在的泪。

叶修想了想又朝方锐说“算了,少天跟我睡吧,我怕跟你睡有危险…”

方锐无奈“你是女王大人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!”

“女王大人,哈哈哈哈哈,老叶,大家都这么叫你吗,嗯,想得到你穿黑丝高跟鞋拿小皮鞭的样子,一定很劲爆。”黄少天笑的滚在一边。

晚上的月光格外的耀眼,透过叶修卧室的窗户在有些老旧的木地板上投下银色的方框,新买的窗帘被扔在一边,叶修懒得去挂,在录音棚玩到凌晨,有些累,黄少天却还是精神振奋。

“叶修,你们的乐队,一定会成功,要是粉丝们知道当年的Black Menthol回来了,该会多狂热,只是想想在live house看见你们,都会兴奋的睡不着觉吧。”

“嗯…”叶修眼皮都懒得抬一下

“哎你们会签唱片公司吗,签蓝雨怎么样,蓝雨肯定会花大价钱包装你们的,你们三个加起来,也算是视觉系的呀,不过还缺个贝斯手吧,你有人选么。”

“…闭嘴…”叶修有些昏昏沉沉,声音听起来有些飘渺。

“贝斯手的话,哎,去哪里找呢,你驻唱的酒吧没碰见合适的么,要不发个帖子找一找?我可以帮你发呀。”

叶修忍无可忍,翻身起来压在黄少天身上,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惊讶,一个吻就落在唇上,软软的,在嘴唇上停了一会。黄少天惊讶的捂住嘴巴,绯红的脸颊隐藏在黑暗中,看的不太真切,看到黄少天终于安静了,叶修满意的笑了笑,翻身裹了被子蒙头就睡。黄少天摸了摸嘴唇,又使劲揉了揉,在心里忿忿的骂了句你大爷,缓了会儿,又抿抿唇,嘴角不自觉的裂开一个弧度,侧过身往叶修的方向蹭了蹭,背靠着背,直到叶修有些冰凉的背浅浅被温暖。

心中好像被某种情绪充满,满溢出来,不知道安放在哪里。“还记得吗,八年前,秋初微凉的风里,你莫名其妙的抢走了我的第一个吻。”





(;´༎ຶД༎ຶ`)我觉得我快要死了,在首尔暴走一天已经超过12小时,比较忙,所以明天不能保证更文了,更了也不能保证质量,还是…之后补上吧…

评论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