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wen

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,嫌这样不够委婉

【all叶】治愈(5)

7月18日 瑞士时间18:34

叶修再次抬起沉重的眼皮,已经日近黄昏,金色的太阳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燃烧着,在地平线上徐徐的往下坠,却一贯的维持着精心的暖橙色,衬着火烧过晚霞,像是久远的那个可怕记忆中黄昏的劫后余生。

叶修恍恍惚惚的拾起前两晚的一些记忆碎片,有些愤怒,也有些苦涩,叶修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要怪只能怪绑架自己的那个男人和omega的本能。

床边的黄少天看到叶修醒转过来,握起叶修的手“老叶,你醒了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,身上还烫吗,饿不饿,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。”

叶修抽回手,“不用了…我哪都不舒服…尤其是…”叶修有点羞愤,绷着脸没说出后两个字,语气冷冰冰的,透着一股距离感。

黄少天神色黯了黯,一颗心被叶修态绞的生疼,眼眶红红的“对不起,我和队长,当时,真的没有办法…我出去给你买吃的,你昨晚那么累,今天又睡了一天,一定很饿,我…我先走了。”说着掖了掖叶修的被子,附身想去亲亲他,又像是想起什么,低垂着头站起身准备离开。

火红的夕阳一寸寸沉入地平线,黑夜一点点的笼罩,好像要把黄少天的身影吞噬,看着黄少天随着步伐一点点消失在黑暗里,叶修觉得一阵窒息感压的他喘不过气,忽然用尽全身的力气从床上爬起来,从背后抱住黄少天“别,别走,开灯,快开灯。”叶修靠着黄少天的背瑟瑟发抖,死死抱住黄少天,好像下一秒他就会蒸发不见。

黄少天被叶修突然的动作下了一跳,赶紧伸手按下灯的开关,回身把叶修圈在怀里,叶修像个神经敏感的病人,在灯光照亮房间的一瞬间,松弛了些许,大口大口喘息,身上出了一层冷汗,黄少天轻轻吻着叶修的额头,语气中掩饰不住的欣喜,抚着叶修的背“老叶,你怎么跟个小孩儿一样,别怕别怕,我那么爱你,我不会走的,不会的。我永远都不离开你。”

叶修撇了撇嘴,恍惚间想起某些永远,苏沐秋也曾说过,抱着黄少天的双臂力道又大了些,闻着他清甜的柠檬树花和柑橘香味,情绪渐渐平复,心里有股暖流缓缓流过,浸润他的疲惫。

喻文州拎着一大袋吃食,打开门时着实惊了一把,黄少天站在床边搂着一丝不挂的叶修,叶修跪在床上,双臂环在黄少天腰间,头埋在他胸前,亲密的像一对恋人,喻文州脸色不是太好看,清了清嗓子,叶修听到声音,挣开黄少天,抓起被子把自己蒙起来装死尸,喻文州觉得好笑,对于他没有炸毛感觉很不可思议,询问似的看着黄少天。

“队长你知道吗,老叶他怕黑,哈哈哈,抱着我让我赶紧开灯,怕的要死哈哈哈哈。”

叶修掀开一点点被子,露出两只眼睛看着狂笑的黄少天,“呵呵,明天的训练加两组。”黄少天笑声戛然而止,脸有些僵硬,“训练完找我pk,关了灯照样虐你。”说完突然觉得自己的话有些意味不明,清了清嗓子,嘴角下弯。皱着眉毛,给自己挖坑这种事还是头一次干。

黄少天露出小虎牙笑的灿烂极了,“老叶你自己天天都想些什么,这么黄暴的话都说的出来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叶。”

喻文州看着叶修,脸上的表情有些欣喜,觉得叶修坚硬的壳出现了一丝裂纹,或许他也不是块捂不热的石头,或许在他心里其实也很在乎他们,至少在黑暗中抱着黄少天的行为,看得出是很在乎的。喻文州揣测着叶修意义不明的行为,感觉他的某些坚持似乎有了些许松动。

“少天,前辈现在是病人,神经比较脆弱,不要吵了。”喻文州笑着,“去吃饭吧,我来照顾前辈。”

打发走黄少天,喻文州扶起叶修,亲昵的把食物递到叶修唇边。叶修冷着脸看着喻文州“别了,文州,我自己来吧……”伸手去接喻文州手里的食物,被子滑落到腰间,赤裸的上身上布满青紫的吻痕,喻文州喉咙滚动了一下,低垂着眼睑“大家都很担心前辈。”

”有什么好担心的,人都救回来了还有你和少天的特别关照。“”特别关照“几个字咬的很重,语气冷冷的,掺杂着戏谑。

”前辈……很介意么……“

叶修抽了抽嘴角,有些严肃的看着喻文州”文州,很早以前我就说过了,我不想有alpha,和你们,只是因为药物,就当是我的错。“

”那前辈……刚刚为什么要去抱少天呢?“喻文州握住叶修露在被子外的脚踝,看着他脚上苍白的皮肤。

叶修沉默,他不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他当时糟糕的心情。

”那么退一步讲,alpha和omega相互间解决需求,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,或许前辈不该压抑自己,毕竟抑制剂对身体,不会太好。“喻文州手往上移,滑到叶修线条匀称的小腿,他想告诉叶修,抑制剂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简直杯水车薪,但他知道说出来,叶修只会不以为然的将他们拒之门外,留自己深陷欲望里,不给自己任何呼救的机会。

叶修两腿交叠,夹住喻文州的手,眼里透出警告,”文州,灵与肉还是不要分开的好,我也不会强行让你们认同我的观念,你们满可以选择其他omega的……“

喻文州苦笑:”前辈,也许你对我们的感情存在误解,alpha不是依靠本能思考感情的生物,如果我们想要你,只需要释放信息素就可以了,通过这次的事前辈应该也是知道的,本能会让你无法抗拒我们,我们想要的是你的心,是完完整整的你,并不简单的因为你是omega,而因为你是叶修。让我们无法自拔的不是你的信息素,而是你,叶修。“喻文州说完,长舒了一口气。

叶修低头默默的吃东西,像是没听见,视线偏向一边,满脸的无所谓。因为刚刚喻文州的动作身体有些发烫,脸颊现出两团红晕,他现在只想迅速的解决掉食物,然后打发走他。

喻文州看得出叶修的心思,皱着眉,嘴巴崩成一条直线,再没有温和的笑容,咬了咬下唇:“如果前辈不喜欢,我不会再碰前辈,这两天,必要时,我会通过咬破腺体注入信息素的方式临时标记,不过这种方式,只能临时的推迟欲望的爆发…”

低着头,细碎的头发遮住了眼睛,看不清他的表情,双手紧紧握拳,身体不易察觉的轻轻颤抖,一字一顿的说:”怕不是不明白,只是偏执的不愿意接受罢了,我可以等,不过前辈请你记住,昨晚陪在你身边的人中有我,不是……“苏沐秋三个字梗在喉咙里,最终没有说出来。像个负气的孩子,有些委屈,有些难过。

喻文州盯着叶修,像是想在失望中找出一丝丝希望的线索,而叶修只是看着他怔怔的发愣,眼里有些慌乱。

对峙了半晌,喻文州深呼出一口气,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,”前辈吃完,早点休息吧。“说完迈着步子缓缓离开,撞上风风火火赶来的黄少天,黄少天看见满脸落寞的喻文州有些惊异,挨到床边”队,队长他怎么了。“

”不知道,可能大姨夫来了吧。“叶修嘴上戏谑着,却紧紧皱着眉,想在思索什么似的一脸认真,他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失控的喻文州,或许是自己无所谓的态度激怒了他吧,又或许真的是自己在无意识中伤了这个后辈的感情。只知道那时月亮爬上窗框,那双眼睛像摔得粉碎的镜子,映出了无数落寞、失望和执拗的复杂情绪,叶修觉得也许自己和喻文州是同一类人吧,对感情,坚持的有些固执。

评论(10)

热度(2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