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wen

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,嫌这样不够委婉

Displaced Love(4)

也许谁都有过一段无法慰藉的记忆,一段影子和石头一般的记忆。至少他有,也许在他黑白的纹身里,也许在他的木质吉他和银色十字架里。

黄少天远远看到站在路边树荫下抽烟的叶修,像一只巨型犬欢快的飞奔而来,在下午炙热的阳光下金色的发像是镀了一层光晕般炫目。

“老叶!你竟然认识shadow的周!泽!楷!不过也是,你们都是一个圈子的,哎,你给我弄点签名呗,签名,shadow吉他贝司主唱鼓手都要!”黄少天人未到声先至。

“我们有这么熟吗,你就老叶老叶的叫开了,对,你…叫什么来着?”叶修看着滔滔不绝的黄少天,内心os“这人好烦,为什么要答应他合租。”

“太麻烦了,啊对,你要签名干什么,你很喜欢shadow吗?”叶修抓抓头发。

“不是啊,现在谁不知道周泽楷,他的签名应该能卖个好价钱…”黄少天露出小虎牙笑的一脸人畜无害。

叶修抽了抽嘴角,“看房,看房。”

“小区有点旧但是比较安静,环境还不错,交通也方便。”中介介绍着房子

叶修:“好!”

黄少天:“楼层有点低,朝向也不太好,会潮湿的吧,到了下雨天衣服都晾不干。”

中介:“这个户型还可以,东南朝向,两个房间都晒得了太阳…”

叶修:“好!”

黄少天:“不行不行,这没有电梯啊,楼也太旧了,还是排楼,得爬六层,不喜欢…”

中介:“那这个呢,欧式装修,高层,有电梯,景观也不错,就是只有一间大卧室,不过足够放得下两张床…”

叶修:“……”

黄少天:“不行不行,我要有私人空间的,不习惯跟别人睡一个房间。”

中介:“那这个,南北朝向,两个卧室也都不小,客厅开放式厨房,家具也都齐全……”

叶修:“少天大大,你挑婚房啊,事这么多,不看了,你自己挑吧。你们这有没有合适的单间,随便给我来一个,我要求不高,有地方睡就行……”

黄少天一把抱住叶修的花臂:“别啊老叶,就这个,就这个,南北通透,特别好,两个人合租多好,房租减半,水电减半,中介费减半,嘿嘿。”

叶修看着黄少天,似乎又看见了他毛茸茸的竖起的耳朵和身后摇动的尾巴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遇上了这个倒霉鬼。

签好合同,完成交割,两个超南的卧室差不多大小,叶修拧着吉他和行李,随意的挑了一间,鞋也不脱,大剌剌的盘腿坐在只铺了个床垫的床上抽烟。

“老叶,我们去超市买些东西吧~锅碗瓢盆什么都没有,被子被单也没有,毛巾沐浴露洗发水 …”黄少天又开始了魔音攻击,叶修不敌,只能跟着他出门。

叶修叼着烟看着黄少天推着购物车,不时拽拽自己衣角,询问他的意见,觉得有些好笑,嘴上随意的应付着,随着他拉着跑来跑去。

拧着大包小包的黄少天,不时的回头,用不满委屈的小眼神扫叶修,叶修嘴里叼着烟,右手插在口袋里,左手拧着被子和床单枕头,选择对他视而不见

“老叶你帮我拎一点啊,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东西,你好意思吗,好意思吗?”

“都是你挑的,对于我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。”叶修无所谓的说着,走上前去揉揉黄少天的头发,“快走,饿了,看我回去给你露一手。”

黄少天气的咬牙“不行,不能生气,叶修是老人家,是前辈,应该和室友好好相处…”像念经一样一遍遍小声嘀咕。

当不大的餐桌上,当叶修把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放在黄少天面前时,作为一个对吃无比执着的G市人,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,黄少天哭丧着脸,拖着疲惫的步伐往厨房走,想自己倒腾点吃的。

叶修死皮赖脸的跟过去,找了个塑料袋垫在地上,伸着腿坐在黄少天旁边,随手摸了个料理台上的苹果,用自己并不太干净的手摸了摸,就咬了一大口,转了一下苹果,伸长了手递到黄少天嘴边“吃吗?”

黄少天翻了翻眼睛,“滚。”

叶修笑自顾自吃着,含混不清的问少天:“少天,有没有人说过你…很像柯基。”

黄少天剜了一眼叶修,话都懒得说,只是偶尔踢踢叶修,让他拿旁边柜子里的盘子。

食物被加热处理后满溢出的香味萦绕在叶修鼻尖,像是许久未曾闻到过的朴实生活中的烟火气。这孩子比自己活的,像个人多了吧。

夏末的微风吹进来,晚上有些回凉,黄少天摸了摸胳膊,激出一个喷嚏,叶修脱下外套扔在黄少天头上。黄少天感激的笑笑。

”老叶,你胳膊上纹的是什么,好像是花和什么叶子,看这形状好像是枫叶吧,纹这么大片不疼吗?“黄少天吃饱了一动也不想动,撑着腮问叶修。

叶修仰头靠在椅子上,叼着烟吐出一串烟雾,盯着天花板:”黑色曼陀罗和秋叶……“

”这形状分明是枫叶……你看,形状和枫叶一模一样。”

“是秋叶。”叶修有些执拗的说,碾灭烟,拿起他的黑色吉他,拨着弦随意的哼唱着,歌声飘出窗外,和着风无法辨别最终的方向,叶修低垂着眼睑在歌声中逃遁,爬上窗框的月亮,把清冷的光撒在他的侧脸上,勾勒出了许多孤独感。

黄少天双手叠放着撑着下巴,呆呆的看着叶修,吉他声撞击着耳膜,心脏也跟着砰砰的跳动,一好像十年前live house中台下的那个少年,如初恋般痴迷。

多年之后仍能想起,夏末微凉的风里,他弹着吉他,始终没有告诉他纹身的含义。

评论(6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