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wen

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,嫌这样不够委婉

【all叶】治愈(2)

7月17日 瑞士时间21:14

当带着金属之翼的GLORY英文单词出现在全息投影上,场馆里所有的东方面孔都激动着挥舞着手里的五星红旗,中国大比分取得世邀赛揭幕战的胜利。

叶修在团队赛已成定局时就从选手通道退了场,躲在场馆外的角落里吞吐着烟圈。队服随意的披在肩上,碾灭烟头,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声,转到拐角,一股麝香掺杂着浓密的甜蜜信息素味道和食物腐烂的酸臭味,撞进鼻腔,叶修皱了皱眉,有些惊愕的看到一个娇弱的男性omega被放在一大堆黑色垃圾袋中间,嘴角的涎水流到的脖子上,脚软绵绵的搭在身上人的肩上,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随着身上alpha的动作一抖一抖的耸动着,alpha灰色的眸子定定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,动作不停,笑了笑露出泛黄的一排牙齿,叶修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,转身快步离开,alpha望着他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,眼里流动着掩盖不住的欲念和危险。

阴郁的天空划过一道闪电,留下惨白的残影迅速的消失在天际,像是一只无形的利爪撕碎着沉静的夜空。

叶修在通道外等着队员们应付完一波波的记者。喻文州作为队长承担了大量的发言任务,当问起领队叶修,喻文州也是无奈的笑笑,表示自己不知道他在哪,往通道尽头看了眼那个猫在门边偷眼朝里张望的的人影,有些头疼,又觉得有些可爱。

等到记者都散了,叶修迎面过来,“要变天了,英雄们,宵夜,走不走。”叶修心情不错,队里的男性alpha差不多都对叶修有些小心思,叶修说宵夜,怎么可能不去。

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不远处的一家餐厅,叶修拉了凳子坐下,拿起菜单研究美食,喻文州在叶修身旁坐下,“前辈,瑞士人很喜欢奶酪,可以试一下他们的奶酪火锅,嗯…熏肉肠也很有特色…”喻文州指着菜单上的图片,另一只手背在身后,手里的手机屏幕上清晰的显示着瑞士美食攻略。周泽楷坐在叶修对面,伸着脖子去看叶修手里的菜单,叶修侧了侧和他同看一张,两人的头几乎要碰到一起,周泽楷一脸幸福满足。方锐和黄少天对于谁该占据叶修这张小方桌最后一个席位争执不休,叶修看不过去,出口嘲笑他们幼稚,竟被两人的丢了句“你闭嘴。”整齐的不像对手,倒像配合默契的战友。

叶修懒得理他们,拿着手里的烟盒晃了晃,“出去抽根烟,少天,点心大大,你们吵完了叫我。”

“好嘞,老叶,你吃什么,我帮你一起点上…”方锐谄媚。

“得了吧点心大大,你看得懂菜单吗,文州帮我点吧,我比较随意,走喽。”

黄少天敏捷的拉开身侧的凳子,一屁股坐上去,方锐气的咬牙,却也懒的跟黄少天再闹,忿忿的随意捡了个座位坐下。

大家点的差不多了,喻文州起身去叫叶修,剩下的人三三两两的聊开,除了黄少天那桌,话痨VS话废,基本是黄少天的单口相声。

几分钟后,喻文州气喘吁吁的回来,一脸的焦急,额头上渗着层层的细汗,大家看着喻文州,都闭了嘴,意识到是出了什么事,“前辈没回来么…他,不见了…找了这一条街,都没有,比赛场馆那边也没有。”

窗外一个炸雷闪过,闷热阴郁的天气孕育着一场暴雨。

周泽楷猛的站起身“去找…”,喻文州拦住要往外冲的周泽楷“现在不清楚情况,别闷头找,大家一起想办法。”

“从前辈出去到现在已经有23分钟,按道理来说抽根烟要不了这么久,前辈没道理不招呼一声就离开…”张新杰皱着眉看了看手表说。

“叶修现在在发情期么?”王杰希皱着眉,问苏沐橙

“没有,看他今天的样子也不像提前了,如果是,不会叫大家来宵夜的。”苏沐橙有点慌,右手紧紧攥着桌布,指尖有些发白,楚云秀安慰似的握住她的手。

“快叫翻译小文,马上报警,说明叶修的omega身份,然后和中国驻当地大使馆联系,我们跟餐厅老板说明情况,调一下监控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,大家一起,人多,看的更仔细。”肖时钦起身拿起手机,拨通随队翻译的电话。

其他人找到餐厅老板,依靠翻译软件说明了情况,老板在电脑上切出叶修离开后的监控录像,晚上九点多,街上几乎没人,灰白的图像边缘,大家一眼就认出了叶修,好死不死就站在摄像头监视范围的边缘,只看得见半个身子。

十几双眼睛死盯着图像上惬意的抽着烟的叶修,抽完一根低头去碾烟头,突然出现的一只手,拿着手帕猛然捂住叶修口鼻,录像上只看得见叶修似乎想要挣脱,可是很快就软绵绵的向后倒去,之后再也看不见他的影子,只剩下灰白的街道,大家紧张的看着录像,一度怀疑是不是有人按了暂停,突然一辆黑色轿车闯进图像,驶过街道,喻文州马上回放暂停,切出图片放大。

警方赶来过来,一队人在餐厅附近寻找叶修,一队人调查监控,车牌有些模糊,几个数字辨认不清,警方调出整条街道的监控,追踪黑色轿车的去向,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,大家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,苏沐橙靠在楚云秀肩膀上小声啜泣,喻文州转过头对着苏沐橙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:“没事的,前辈肯定不会有事。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苏沐橙还是在说服自己。孙翔一拳打在墙壁上,指节有些发红,接着是死一般的沉默,压抑的情绪蔓延在众人间。

“车找到了,在北郊…警察在那片区域搜索,已经锁定了…”翻译小文急吼吼的赶过来,“快快快,现在说不清,我们…我们也过去。”

伴着滚滚的雷声,雨越下越大,冲刷在挡风玻璃上,几乎看不见前进的路,好在苏黎世不大。

地下室的门敞开着,透出些潮湿发霉的气味,众人围绕着叶修露出惊愕的表情,叶修泛红的皮肤上散布着鞭痕,小腹上大腿根,屁股上到处都是,乳粒上夹着鳄鱼夹子,似乎通着微弱的电流,电流激的叶修阵阵抽搐,地上的电动玩具自顾自的扭动着,束缚环套着肿胀的分身,后边分泌的肠液顺着股沟一直勾着丝流到地上,双手双脚束缚在背后,维持着这个羞耻的姿势展示在众人面前。

叶修恍惚间睁眼,看见眼前熟悉的那些面孔,瞬间崩溃,眼泪从眼框里滚了出来,张口大口喘息,伴着些低哑的呻吟。众人快速而轻柔的解开叶修身上的重重束缚,离的稍远些的张佳乐和唐昊赶紧脱下外套,递过去让人把叶修裹起来,周泽楷把他搂在怀里,体温很高,周身的信息素浓的惊人。

雨淅淅沥沥的奏起终章。

叶修被带回酒店,已经昏睡过去,“怎么样,体温降下来了吗?”叶修房间门外,众人围着队医询问,“不要紧,一些皮外伤,注入了性诱剂,再加上吸入大量催情香,已经注射了两支抑制剂,不过杯水车薪,温度降不下来,剩下的都是omega的生理需求了,你们这么多alpha随意找几个帮下领队吧。”队医轻描淡写的说着,A和O相互解决需求本就是很司空见惯的事,队医觉得这没什么。

大家脸色有些难看,所有人都知道,叶修一直放不下那个人,即使没标记叶修认定了他是他唯一的alpha,十年来不肯接受其他任何人,发情期从来是依靠药物度过,坚硬的像一块石头,折磨着自己和身边爱他的人们,禁欲的像是在赎罪,而那或许是叶修最后的底线,真心爱他的这群人,又有谁愿意去触碰他的底线。

众人沉默了一阵,周泽楷抿了抿唇,声音有些沙哑:“我…”

“其他人先回去休息吧,这两天,我和少天照顾前辈,下一轮比赛,我们不用上场…”喻文州打断周泽楷。

众人有些黯然的看了看喻文州,点了点头随即散了。

喻文州手紧握了握,叹了口气,或许…会被记恨一辈子吧。“少天,你也很喜欢前辈吧,对不起了,可能…要被讨厌了。”

“队长,你说什么啊…你不说我也不会走的,我认识他这么久,我太明白了,他的感情早已经不是爱了,只是愧疚,没办法,只能强迫他接受了。老叶会想明白的,也许…”



我的妈,感觉下一章工作量会很大,悲伤

评论(8)

热度(3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