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wen

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,嫌这样不够委婉

Displaced Love(2)

仍然记得那天的相遇,如同命运的安排一样,有幸在那一天,遇到你,最了不起的你。


“shadow,shadow,shadow…”场馆内欢呼一声高过一声,狂热的粉丝们挥舞着荧光棒,像虔诚的信徒一般。

叶修皱着眉掏掏耳朵,穿过一排排座位找到属于自己那个,不住的在内心吐槽“火成这样,live house怕是再也装不下他们了,坐着听摇滚能有什么意思。”

主唱江波涛取下头上的暗红色头巾绑在立麦上,这是他一直的习惯。

“哎,最近天气有点热,要不要让咱们周队脱一个,什么,要看孙翔脱…哦…两个都脱…那要看今晚,能燥到什么程度了!”江波涛松了松黑色衬衫上暗红色的领带,有些雅痞的气质。

叶修看了看主音吉他周泽楷,穿着下摆全是流苏的棕色长风衣,衣服微敞开,露出六块腹肌和人鱼线,黑色紧身长裤和及膝的厚底长靴很修身,整套衣服衬的他身材挺拔,克罗心双十字戒指在拨弄着琴弦的的食指上晃动,浅栗色微长的头发绑在脑后,略短的散发蜷曲着散在脸颊两侧,微微带笑,低头盯着地面一幅羞涩模样,偶尔往叶修那边看两眼。

“多大仇啊,给穿着么厚不嫌热么…”叶修嘀咕两句。

“woc赶紧开始开始呀,江波涛话太多了,我要听《一叶之秋》啊《一叶之秋》…”

叶修隔壁座位上的金发少年喋喋不休,叶修有些无奈,《一叶之秋》算是致敬Black Menthol的一首歌了,9年前自己谱的曲,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这事了吧,“嗯这个人欣赏水平很不错。”叶修在内心认定。而下一秒金发少年推翻了他的设想。

“卧槽周泽楷拿起电吉他整个人气场都不一样了,传说中的反差萌吗,一开始装的吧装的吧…”

“周泽楷直接solo啊,展示神乎其神的指弹无影手…”

“孙翔周泽楷彪琴啊…孙翔展示你凶残的slap吧!!!”

“鼓手是谁来着,忘记名字了,嗯…方明华…不对,中途换过,对对叫杜明…”

叶修抽了抽嘴角忍无可忍“小朋友,你是来看演唱会的么。”

黄少天准备说什么,而转过头看到叶修的那一瞬,嘴巴张成O型,惊讶的说不出话。纯黑深邃的瞳孔,黑色皮质颈环,银色十字架项链,曼陀罗和枫叶的花臂,无袖白T,牛仔长裤,黑色八孔马丁靴,眼前的人和8年前一样,只是眼睛里少了些锐利。

舞台上投射过来的霓虹灯照亮黄少天的半张脸,温暖的橙色光晕,像是在他的皮肤上镀上了一层清透的釉质,叶修看着眼前透着少年气的孩子觉得有些熟悉,摆了摆手“喂。”

黄少天惊讶的脸转为喜悦,“叶修!你是叶修,那个那个BM的主唱,哎你记得我吗,八年前,嗯差不多这个时候,我去听你现场,后来你…嗯…你那什么。”

叶修沉思了一下“哦…你是…不记得。”

“哦…哎…Black Menthol后来…怎么解散了,当时已经那么有影响力了,怎么说解散就解散了,可惜,太可惜了。”

叶修定定的看了黄少天一会儿,视线转回舞台,“我有一个朋友,贝斯弹的很好…”

“啊?什么跟什么呀,后来呢…”

“后来,他死了…”叶修的眼里看不出一丝波澜,像是在陈述着一个冰冷的事实,而注意力全放在舞台上的乐队。

黄少天没太懂叶修在说什么,也不甚在意:“你现在在s市玩乐队么,乐队名字叫什么呀…”

叶修嘴角下弯,一脸无奈,“我才到s市没几天,住都没地方住,哪来的乐队,”顿了顿“不过乐队,你迟早会知道的。”

黄少天两眼放光,忽闪忽闪的望着叶修“我也才到哎,怎么样怎么样一起租房子吧一起吧一起吧,一个人好难租,单间太贵了,但是我不想跟陌生人住一起。”

叶修扭头正对上黄少天可怜兮兮的眼神,看着小动物一样的黄少天,似乎看到他竖起来的耳朵和身后晃动的毛茸茸的尾巴。

高亢的节奏激活了现场的开关,再也压不住座位上的信徒们,不少人搭着肩膀在并不宽敞的走廊里开起火车,前排玩起人浪,后排的人站在座位上,脱下上衣在手中挥舞。

叶修大声的向黄少天说着:我不是陌生人吗?…记我电话!”

黄少天匆忙拿出手机一脸幸福的递过去,“耶!捡到室友一枚。”

叶修输完电话,扔给黄少天,然后把自己淹没进开火车的人群。

舞台上的一曲《一叶之秋》正到副歌,
华丽的躯壳全部退去,保留生命原本的核
无法停止音乐的暗涌,构成了我们的全部
一叶之秋,不是孤寂的凋零,而是不顾一切的绽放
有幸在那一天,遇见你,最了不起的你
主唱宽广的音域回旋在场馆上空,架子鼓和着电吉他和贝斯的节奏,透过音响震的地面都在颤动,如同某个人的心脏,有力的跳动着把血液挤压到肢体末端,好像许久不曾有过的热情,在慢慢苏醒。

评论(5)

热度(69)